《影坛奇人 第8期》:淡奇人七尾中特看江湖 姜大卫

发布时间:2019-11-05编辑:admin浏览:

  1966年尔光在台湾主持新电影公司,全家迁往定居。之后唐佳认定姜大卫在台发展不大,力邀其回来。当时唐佳刘家良为大导演张彻的左膀右臂。结果姜大卫在为《金燕子》做替身时发挥出色,张彻问制片得知是故人之子,从此便力捧姜大卫。而姜大卫也没令张彻失望,不但成为邵氏摇钱树,还拿到了亚洲影帝。

  姜大卫:“那时王羽没跟他了,我们从第一部拍《死角》已经开始,后来就拍《游侠儿》,《游侠儿》也是照我的性情写的剧本,所以当年(男主角)身体都是很壮的,突然之间来个那么瘦小的,没有人相信……”

  姜大卫:“第一第二部开始已经有人注意到了,《游侠儿》已经有人注意到还有这样一个人,后来又《保镖》什么的,都已经不错了。”

  姜大卫:“对呀,因为不可能把不好看的地方暴露出去,他们要脱衣服都是因为肌肉都很好、都很漂亮,我这种人当年都是排骨一样。”

  之后,张彻与邵逸夫谈定条件到台湾组建“长弓”电影公司,部分张家班人马选择留在香港,部分人追随到了台湾。

  姜大卫:“我是跟着张彻一起去台湾的,可是我们还是要回到香港拍邵氏的戏,不是每一部都拍张彻的戏,那个时候,因为我们拿的是邵氏公司的酬劳。”

  当年张彻导演权倾邵氏,第二代弟子中以姜大卫狄龙出众,而两人有意尝试做导演,张彻便支持两人拍戏。而从两人选择的题材来看,便能发现两人性格和关注极不一样。

  姜大卫:“第一部导演的戏是《吸毒者》。因为我以前念书时候,已经看到人吸毒了——所以我说还好在我没有——我看到我朋友我同学,走到末路,所以我对这蛮敏感的。661668白小姐白姐图库开奖结果查询,”

  记者:“你还有一部《黑雪》也是同样题材,在香港导演中,对这题材比较关注的,就是你和尔冬升你们两兄弟?”

  姜大卫:“对。但就是拍得不好。有那个意思在,但有些放不开手脚。很多戏都一样,先要有一个主题,到底想说什么内容。”

  姜大卫:“我记得我以前拍张彻的戏,看起来是一个普通的武侠片,但也是有他的主题,武侠世界的正义,兄弟情义,各方面都有这个。我拍这个戏,不是要代表什么东西,只是想拍得特别点。

  我说过很多遍,我不敢拍武侠片,因为我一定拍不过我师父,那拍不过我师父的话,那何必去拍呢?那我拍外边的武侠片,到内地也好,在香港拍电视剧也好,我可以把我的经验可以把我对武侠世界的想法告诉那个导演,我感觉这样比我自己去拍还好。我自己拍,总觉得拍不过我师傅,还丢他的脸,何必呢。”

  其实吴宇森(一开始)是跟午马的,午马一直跟张彻做副导演,后来也自己做导演。吴宇森刚进来好像就是跟着午马,后来才变成副导演、正导演。

  姜大卫:“德宝做了一部两部吧,岑建勋的时候我拍了两部,后来变了就拍过一部两部吧。那个时候主攻导演。演员只是客串了。”

  姜大卫:“呃,比较简单一点,没有新艺城人多复杂,德宝就比较简单就岑建勋在。”

  姜大卫:“新艺城本来想拍《听不到的说话》,但后来……也不是说谁对谁不对,当年跟他们谈,麦嘉说OK,电影主要说手语,到台湾收集资料,后来回来又说还是别搞这部戏,所以才搞了《上天救命》,后来岑建勋找我去,我再把这个戏拿出来,曾道人不过刘兴华认为,,他一听就非常喜欢。我个人非常喜欢,虽然票房不是很好,叫好不叫座。如果当时这部戏要拍得开心一点,那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姜大卫:“怎么想到找他,太简单了,小本钱,不能找大牌啊,看电视剧看‘咦这个刘青云不错呀’,再给岑建勋看,岑建勋说试试看,岑建勋是愿意尝试的一个人。”

  姜大卫:“哈,我说笑话要人家去体会,我不会笑着去说。需要想一下子。我太太常常骂我,不要乱开玩笑,有人不懂这是开玩笑,很多时候开玩笑‘你再不怕我就走了’,你就以为我是真的。”

导航栏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tindit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